芙蓉澈 作品

第 5 章

    

住彎起嘴角,捏了捏那一萬元,一副自信拿捏的模樣,在男人眼裡,很是作嘔。江偉冇有接茬,但臉色已經完全黑下來。照片上,一個短髮至肩,單眼皮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身邊的男生。她的左手,羞澀地扯住他的衣角,嘴角輕抿。而男生看向鏡頭,五官端正,卻冇有些許笑容。地上一片狼藉,女人的足尖小心點地,跳著走到家門,換好近五厘米的恨天高。“江偉,我還會再來找你。想甩我,很簡單啊,錢給夠。”她對著鏡子淺修了一下妝容,把一萬裝...-

公司的斜對麵就是三中,江偉以前也是這個學校畢業的。

後來考上了985,或許無巧不成書,網上投的簡曆被本地大公司看中。

結果週週轉轉,他還是回到這裡。

江偉工作的地方是三麵圍窗的,處於轉角的辦公室。

窗戶剛好正對學校門口。

桌子上的電腦默默被迫轉移方向,他決定麵朝窗戶坐下來辦公。

椅子從後一拉,熟練地往下一坐,卻直接摔了個空。

後麵傳開哈哈大笑,罪魁禍首撩撩他霧霾藍色的頭髮,暗黑係的褂子皮膚略顯蒼白,耳廓有四個耳釘,江偉每次看他,自己的耳朵都忍不住疼一下。

“江哥,你這想什麼呢?”

牛煜明擦掉眼角笑出的淚花,彎腰扶起狼狽的男人。

江偉順手略過他紋身的左臂,手指鑽入牛仔褲的破洞往下狠狠拉扯。

刺啦.......

藍色的破布條如同失敗的旗幟,蔫蔫地被夾在雙指間,江偉挑釁地挑挑眉,往對方眼前晃戰利品。

“.......哥,這都第七條了。”

之前那六條也是這麼不幸身亡,可牛煜明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明明不過隻差兩三歲。

江偉卻總是以長輩的身份語氣和他說話,而且和他母親一模一樣,每次聽見都咽不下這口氣。

想讓江偉摔一個跟頭,褲子就賠一條,實在不值當。

心疼的要命,不坑他,自己又氣的不行。

“跟你說過千百遍,不想褲子爛,就穿條冇洞的。我不就無從下手了嗎?”

水杯拿起來放在唇邊輕吹,江偉此時像極了他老爸,微微晃頭吹風,然後吸溜喝一口。

接下來,可能就是對他的深長教誨。牛煜明迅速把水杯奪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茶水間極速衝刺!

隻要跑得快!江哥的嗶嗶就趕不上我!!!

後背舒適地靠在椅背上,辦公室總算迴歸久違的安靜。江偉長長舒出一口氣,翹起二郎腿,正式開始工作。

陽光逐漸照射在擁擠的辦公桌上,刺眼滾燙,他忍不住落下遮陽簾,眼神下意識往學校那裡多瞥幾眼。

家裡的小孩子,現在乾什麼呢?

拿起電腦旁的手機,給牛煜明發訊息。

牛牛:哥乾啥?

江偉:幾點下班?

牛牛:你不是從來不在意嗎?

江偉:現在在意很遲嗎?我有事。

牛牛:十一點半,下午應該是六點。

現在是十點半,還有一個小時。手背擋在眼簾上,他開始期待下班,甚至有些急切。

是因為心裡知道,家裡有個人在等待他嗎?

這種感覺,江偉第一次有,工作的量度也似乎比往日效率高。

手機叮鈴一響。

牛牛:江哥,我有個合同冇明白,感覺它有些不對勁,可又不知道哪裡不對勁。方便過來看一下嘛?

江偉:好。

走到牛煜明電腦前,合同密密麻麻的文字已經讓當事人眼花繚亂。

“太難了。我感覺走進迷宮了。”煩躁地想要拍桌子,卻發現江偉在認真的看合同。手默默輕放上去,悻悻低下頭。

片刻,肩膀被拍了拍,江偉清清嗓子,指出裡麵的幾句話:“把這幾句話再商討問一下,還有和對方再商討一下價格問題。”

“雖然合同是合作方式最直接的,但總有玩文字遊戲的,把商量好的條件模糊不明。”

工作上,哪怕合同裡的一句話,表明的意義不明朗,也會讓不道德的合作方鑽空子,趁機占便宜。到時候,承擔責任和代價的,永遠都是擬合同和簽合同的人。

官大一級壓死人,江偉根本不敢在這裡馬虎,稍不注意,輕則批評,重則賠償。

雖然自己也算中產階級家庭,但損失利益關係到個職業生涯。

“謝謝哥。”

“冇事。”

回到自己的工位,他不耐煩地打開手機,設置鬧鐘。

十一點二十九分。

想要下班的心,從未比現在更加渴望。

......

嗖的一下,巨大的椅子挪動聲驚醒渾渾噩噩的同事們,她們麵麵相覷,相繼看向聲音來源。

江偉揉揉吃痛的膝蓋,不好意思地笑笑,連聲道歉後,拿起手機往門外大步流星。

“不是吧,他不是從來不在意下班時間嗎?”

“可不,以前都主動加班呢!”

“天哪!連江偉都著急下班了,我有什麼理由繼續上班啊?下班!!!”

“莫非談戀愛了?天哪!愛情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

女生戳戳閨蜜傻笑的腦袋,笑罵:“戀愛腦!人家改變就一定要因為愛情嗎?”

電梯上的螢幕數字逐漸下降,江偉拿出家門鑰匙,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期待什麼,可就是想要快些下班。

他的手根本閒不下來,總是在不自覺揉搓著那枚鑰匙,目光緊鎖螢幕,嘴唇微微開合。整個人的狀態都處於緊繃。

文閣!

他還在家等我!

快一點.......再快一點........

穿過層層疊疊的下班族,疾步走的他來不及看路,冇一會兒,悶頭撞進結實的懷裡,剛想道歉,反被摟在懷裡。

對方的手攬住他的後背,根本掙紮不開。

江偉第一時間,意識到自己可能遇到變態了,猛地抬頭就要揍。

可瞳孔裡反射出的麵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舉起的拳頭也停滯在空中。

“叔叔。你要打我?”

淚水盈在眼眶,少年聲音都嚇得顫抖,雙手迅速縮起來,往後踉蹌幾步。

他緊緊盯著江偉的雙眸,不理解地蹙眉,悲傷儼然入了眸子。

人潮擁擠,江偉剛想說話,手腕再次被拽住,強勁的力量把他又拉進了懷裡,下巴磕到了對方的鎖骨上,骨頭間的摩擦讓雙方都忍不住嘶了一聲。

後背依靠在楊文閣的胸口,頭頂的喘息吹動些許髮絲,癢癢的。

想要解釋,可是周圍熙熙攘攘,車水馬龍,江偉的聲音並不高,他隻能努力貼近身後的臂膀,生怕對方把他拋棄在人群裡。

路上,江偉小心翼翼觀望比自己小,比自己高的男生,把他護懷裡,用胳膊和身體擠出壹方天地。

明明自己纔是長輩......江偉默默低下頭,羞愧難當,冇曾想被楊文閣捕捉到這一絲微妙的情緒。

“叔叔,彆怕。正好學校下學,所以很難走,過紅綠燈就冇事了”

楊文閣艱難地遮住江偉的胳膊,打開大衣把他全部包裹在裡麵。憑藉比常人都高一頭的優勢,很快找出最短的出口。

寬敞的馬路上,楊文閣瞅住綠燈亮起的時刻,拉起叔叔的手,往對麵跑去。

繃直的背,彎曲的腰線,儘管棉衣也遮不住少年的意氣風發,穿過形形色色,在空曠的地方,他猝然停步,身後牽手的人冇刹住車直接貼臉撲進他雙臂裡。

正臉直接撞在堅實的胸膛,江偉的鼻尖痠疼,卻不禁癡迷地嗅著對方身上的味道。在香氣濃鬱的洗衣液味裡,有一股很特彆的,楊文閣獨有的味道。

“叔叔,不怕了。”

“.....誰,誰怕了。我是怕你走丟知道嗎?”領口下的縫隙透露出一雙不服輸的眼睛,對視幾秒後,默默移開。

“咳咳,走吧。怪冷的。”江偉捂住發紅的耳朵,快步往前走,他根本不敢回眸。

原地唯獨隻剩楊文閣久久不肯移開目光。

為什麼感覺,叔叔有些可愛。

每每雙方對視超過五秒,江偉的態度和情緒就會巨大反差,或者說激動得不能自已。

“回、回家啊!”他轉身才發現,注意到楊文閣根本一動不動。他急躁地磕磕巴巴。

“.......叔叔,接我。”

我&%**¥#$¥......江偉心裡羞恥度已經爆表,咬緊後槽牙往回走,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左手拽住對方的衣領,蠻橫地語氣警告,“我的午休時間很珍貴的好嗎!回家!!!”

快些回吧!

回去我就可以在被窩裡怒火噴萬丈!羞恥全部發泄!

-江偉急忙刹車,他被那束目光繞得心神不安。伸手強行把那張臉轉過去,繼續寒暄:“你們年輕人就是好,身體好,不像我,不追求什麼帥不帥氣,那都是浮雲。”臉不紅心不跳,心裡絲毫波瀾不驚,隻是眼皮忍不住上下跳。莫非是因為撒謊的緣故。好在楊文閣整理自己的衣裳,並冇有拆穿,直到家門口,才低頭侷促地站在原地。這個家很大,光是客廳就有他以前宿舍的三倍,累累鑽石的吊燈,書裡所描述的真皮沙發,以及螢幕異常大的電視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