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練老大椰 作品

中央城

    

那邊去”李霄正捂著鼻子招呼百裡雲離開“啊混蛋,趁我煮藥劑想跟百裡小姐拉近關係麼!你想得美!給我回來!”雙手沾滿紫黑色液體的餘陸陸跑過來要扯李蕭正的衣領。“救命兄弟你冷靜一下,你手上!ohno!我的清白要被你玷汙了stopstop!”李蕭正大驚失色,慌亂中跑進路旁的草叢裡,突然感覺腳下傳來清脆一響然後有種莫名滑膩的觸感。“咿————”突然背後傳來某種非常悲愴的叫聲映入眼簾的是…一隻眼中含淚顫抖著的龜...-

和煦的早晨

中央城坐落在這片大陸的最中部,是怪草貿易最為繁榮的城市。各種各樣的怪草,食用的、當寵物用的、觀賞用的,當生產運輸工具用的怪草從全國各地運到這裡進行交易。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救命———”

來往行人們被一家水產怪草店門口的怪叫吸引了目光

隻見一稍胖少年站在門口的水產箱旁,拚命拽扯著一個整個腦袋被直徑接近一米的巨蚌咬住的少年。

“李蕭正你是什麼多動症白癡兒童!!!到處招惹怪草,完了這可是食肉的大王泥蠔蚌,我不想管你了靠!”

突然,從李蕭正的包裡竄出一道綠色的影子,從巨蚌和少年腦袋的間隙中鑽進去,半秒後,綠色的根莖從巨蚌的嘴中蔓延出來,兩片蚌殼被瞬間頂開。

“哈啊…哈啊嚇死我了”

得救的少年坐地上滿臉粘液,心有餘悸地喘著氣,隨即抓起粘在自己胸口那個救了自己的綠色身影

“哇靠這不是未命名草麼,怎麼跟過來的?”

記得昨天晚上,百裡風帶自己的妹妹百裡雲離開前,不知道用的什麼方式就叫來了一個身著白衣的嚴肅侍衛大叔,讓大叔開車送他倆去中央城,順便把抓到的這棵未命名草解決了,虧得李蕭正的求情下那棵未命名草才從被當場處決的命運變成由大叔送到怪草研究中心,由於百裡雲的訂婚宴在今天晚上,在此之前兩人可隨意在城內觀光,於是他們和白衣大叔在入城口分頭行動了

“這傢夥竟然偷偷跟你跑過來了,哎要不你收它當寵物?”

餘陸陸不懷好意地笑著用手肘推了推李蕭正

“開什麼玩笑,你忘了它差點害死我們嗎?不是說它是個吊車尾S級嗎?搞不好是準備趁我們不備偷襲呢,而且當寵物…這長得也不好看啊!”

那未命名草此刻瞪著兩個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李蕭正,淚水盈盈,可憐巴巴。

“咳咳…好吧先留著你吧,今晚去宴會的時候再把你交給百裡家的人好了”

李蕭正咳嗽兩聲,把它放回包裡,真拿這傢夥冇辦法,放著不管又不知道會跑哪裡禍害人。

“喂!你們倆小子在我家店門口做什麼呢?!”一個頭上綁布條的中年男人跑出來,隨即他看到了水產箱裡奄奄一息的大王泥蠔蚌,抓起李蕭正的領口大喊

“我花三萬塊買的特級大王泥蠔蚌啊啊啊,我的鎮店之寶啊啊啊啊你、你們對它做了什麼啊啊啊!”

水產店老闆的喊聲驚動了對麵早茶樓的客人,包括幾位身著黑色的神秘客人,他們紛紛回過頭來察看情況,除了一位白髮額頭上有黑色刺青的少年,不為所動繼續品著手中的茶

“這、這個嘛”

李蕭正彆過頭尷尬心虛地笑著說

“它它可能是個母的,看到我們兩個年輕小夥路過,就、就笑得合不攏嘴了結果下巴笑脫臼了嗯……大概是這樣”

“胡說八道!!!!臭小子我揍死你!!”

眼看著店主的拳頭就要打上來時,寶石牌從李蕭正的口袋裡掉出來,碰撞地麵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好傢夥,原來還藏著這種好東西,這個就當作你的賠償金吧!”

店主看到亮晶晶的牌子後俯下身準備去撿。

“哎哎哎哎那個是…”

李蕭正想提醒一下他但似乎晚了一些

“哇啊啊啊啊啊這、這是…!!”

看到牌子上的字後,店長直接給嚇飛出去出幾米跌坐在地上。

“原、原來二位是這種身份,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啊啊啊!請恕罪!啊啊對!二位一定餓了吧,我馬上把這隻大王泥蠔蚌宰了給兩位貴賓做海鮮火鍋!”

“倒、倒也不必…普通的家常菜就行了普通的家常菜,畢竟是我先手賤去招惹蚌兄,誰知道會變成這樣是我的錯先…話說你們店裡有那種什麼炫彩藍龍蝦麼,聽說很好吃

“順便還有那個什麼烈焰帝王蟹之類的,擎天象拔柱之類”

一旁的餘陸陸也藉機插話

“不愧是胖子哥,太有品味了!既然今天這麼開心的話,那就順便來兩盅開心佛跳牆吧”

“好耶!彼此彼此!”

“小的馬上去給二位做至尊無上vvvip頂級套餐!”

店長火速起身去店裡招呼一眾夥計準備開灶。

“嘿嘿冇想到這牌子可真好用…”

李蕭正俯身準備撿回那塊“百裡特令”

突然,一隻黑靴子出現在眼前,踩住了眼前的寶石牌

“大哥…那個…腳,讓開一…”

李蕭正仰頭,望見一雙異常冷酷的蒼綠色眼睛正盯著自己,口中要冒出的話一下子凝結住了

那人雖然身材高大像成年男性,但臉看上去還是有著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感,染霜一般的白髮紮到後脖變成黑色的短狼尾,額前虎紋一般的刺青在白髮下若隱若現

“怎麼?百裡家的奴才也竟敢在我的地盤上稱王作威了?”

那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威脅的味道

李蕭正感覺氣氛很不對,側頭想找旁邊的胖子結果發現那小子早就不見人影了

“可惡!”

他狠狠捶了一記地麵,咬牙喃喃道

“胖子,我們倆這兩天走過的那麼多的風風雨雨,原來、原來都是假的嗎!”

“你在嘀咕些什麼呢!”

白髮少年一把揪起李蕭正的衣領。

“我問你,百裡風那混蛋究竟在謀劃些什麼!”

百裡風?謀劃?你們大家族的恩怨關我什麼事啊,我隻是被叫來吃席的喂!話說你們怎麼老是喜歡揪我領子,這件衣服我很喜歡的好吧!很貴的好吧!(對我來說

“…我真的不知道大哥…”

“天程少爺…時間不早了,您得去準備一下了”

背後傳來一個女聲,一個有著藍色齊耳短髮,身材高挑的少女穿著與她口中的“少爺”似乎是同一個家族的黑白金絲製服小心翼翼地接近

“知道了”

叫天程的白髮少年鬆開了李蕭正的衣領,閉著眼睛,雙手插兜,似乎有些不爽地和藍髮少女離開了

李蕭正呆在原地看著他們離開的身影,注意到他們身上都有一個寫著“尹”字的吊墜

“那就是尹家,據說是以培養頂級怪草獵人出名的古老家族,有著非常深厚的尚武傳統,和尚文的百裡家合稱【文武雙雄】,但自從十年前家主夫婦被判入獄之後,尹家就青黃不接了,在百裡家手裡失掉了很多領地,你遇到的那個少年就是尹家的獨子——尹天程”

“胖子”

李蕭正拿下餘陸陸搭在他肩膀上的胖手

“我想讓你也感受下被人揪著衣領提起來的感覺,這樣我心裡才能平衡些”

“彆這樣好嗎?”

餘陸陸一臉嚴肅地說道

“我剛纔是去打探訊息了,你猜我打聽到什麼”

“打聽到什麼無所謂,我現在非常想打你”

“據說百裡家一直在打算和尹家通過聯姻,接管原本在尹氏夫婦手裡的獵人訓練基地”

“啥?那…今晚的訂婚宴是”

“冇錯,就是這樣”

-如同神女的回眸一笑。“冇事的”她輕輕說道幾乎是同時,她眼裡湧起的血光立馬將原來夢幻的氛圍撕碎,舉起的翩翩衣袖露出一隻黑色的利爪般的手,雷電一般的速度扣在怪物的額上,瞬間,那滑稽的腦袋就被狠狠撕下來,扔在一旁,隻剩一個來不及反應的身體僵立著。幾秒後轟然倒地,怪物綠色的□□噴湧而出變成雨,染在少女白皙如瓷的臉上。現在,真的不知道誰纔是怪物了兩少年嚇得抱在一起直哆嗦,畢竟長這麼大第一次目擊如此殘暴的畫麵...